学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登陆状态: 免费注册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婚姻家庭 >> 婚姻律师 >> 律师说法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嫌我老土她与婚外情人私奔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11-28
嫌我土她与婚外情人私奔
嫌我土她与婚外情人私奔

  人,都是“这山望着那山高,身在福中不知福”的。

  这期的话题虽然说的还是关于女儿,但我想问题的症结所在却是在那个妈妈身上,假如当初她没有撇下老乔父女俩一个人去寻“幸福”,也许秀秀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老乔也不会活得如此抬不起头。更无从去想假如她有可能看到今天这一切的话,会不会有一点内疚和后悔呢?

  ——阿莱

  受访人:老乔,男,43岁。老乔其实并不老,6年前,他的妻子跟着别人走了,把女儿秀秀丢给了他,那一年秀秀刚满11岁,从此后父女俩相依为命。一个男人带孩子,很多苦外人是无法知晓的,他只盼着,秀秀将来可以争气,有一个好的归宿。哪承想,随着秀秀一年又一年的长大,老乔发现这孩子竟是越来越无法管教,越来越不争气……

  阿莱手记——亮光

  但丁有过这样一句话——“我们唯一的悲哀就是生活于愿望之中而没有希望。”

  这话说得多好。愿望是什么?愿望是一种亮光。暗夜之中悄然浮现……希望是什么?希望是一双翅膀。载着我们飞向亮光……

  有谁的生活不是靠着这两样东西的支撑呢?无论你有钱没钱、有病没病、有家没家,只要心中还有愿望,只要眼睛里还看得到希望,就不怕。

  但老乔坐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却分明地感觉到这两样他曾经有过的东西都已经不在了。

  作为一个平凡的男人,他当然也有他平凡的愿望和憧憬。他只想,有一个家温暖而完整的家,一个心里有他的妻子,一个活泼健康的孩子。有了这几样,老乔的日子也才有了奔头,老乔的生命也才有了颜色。哪怕这家很小,哪怕妻子不会做家务,哪怕孩子有些愚笨,都不要紧,重要的是家的感觉,是三口人在一起“吃嘛不吃嘛都香”的气氛。

  老乔是个技术工人,从厂子里下来之后,一直在合资企业上班,赚得也不少。老乔是个孤儿,所以二十年前当他第一眼见到秀秀妈的时候,就已经安心要对她好了。也许,假如当初他不是对她太好、太纵容的话,她可能还不至于就这么义无反顾地抛下孩子大人跟着别人跑了。

  转眼6年过去了,她还是一点音信没有,老乔说,我就当她死了。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直望着窗外,眼睛里有雾蒙蒙的东西堆积着。

  妻子已然如此,那么留在身边的秀秀,自然成了老乔生活中唯一一点亮儿。不过听老乔说,他现在却连最后这点指望都看不到了……

  这些年,我眼里就只有这个家,只有她们娘俩,现在当妈的跑了,孩子又不争气,你说我还活个什么劲?

  我这样的男人,你恐怕是从没遇到过吧?

  我知道这些年我过得有多窝囊,真的,我都知道。他们议论我,风言风语说我管不住老婆,早晚得跑,结果怎么样?结果不是真的跑了?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可我不能死啊,我还有孩子呢,我死了,秀秀怎么办?

  我是为了秀秀才活下来的。我自己是孤儿,我知道没有父母疼爱的滋味,所以无论多难,我都不能让秀秀也落到我今天这步田地。她妈走那年,秀秀才11岁。

  这孩子从小到大一直都跟着她妈一个人,我是孤儿,秀秀妈家又不在这,她从小都是跟着她舅长大的,赶巧秀秀生下来又没奶,所以根本没人能帮我们搭把手儿,好在当时我的收入还行,偶尔再接个外活儿什么的,家里的生活是没问题的,所以干脆就让秀秀他妈歇了长假。

  当时我们住的平房,连9平方米都不到,白天看不见太阳,晚上顺着门缝往里灌风,不过即使是这样,我都知足极了。只有秀秀她妈不太高兴,总念叨自己命不好,嫁了我这么个一点儿本事都没有的主儿。

  秀秀3岁的时候,我们那边平房改造,我们也就就势买了这间独单,你可别小看这间独单,当时可把秀秀妈高兴坏了,她做梦都想住上楼房,这回终于实现了。

  房子买完了,秀秀也上了幼儿园,你说你倒和我好好过日子呀,她不,非得折腾。

  她当时最喜欢的就是打麻将,开始的时候,她还只在家里打,再后来,她嫌我下班回来碍事,于是就找人到外面去打,经常是打得昏天黑地,饭也不做,孩子也不接。有一次把秀秀一个人扔在幼儿园,最后还是幼儿园老师给我往厂里打电话才把秀秀接回来的。

  当时孩子哭的什么似的,我抱着孩子去找她,也没来得及换工作服,结果你猜她怎么说,她不仅问都不问孩子一句,反而当着她的那帮牌友指着鼻子问我,真不知道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坏事,嫁给你这么一个要人才没人才,要钱财没钱财的倒霉人,接个孩子怎么了?我接孩子都接了多少年了,难道不该歇歇吗?瞧你那样,真好意思来找我……

  这时她身边那些人就开始劝她和我一起回家,她却说,正好你来了,我也省得往家赶了,一会儿我还要再打两圈,孩子的饭你给做吧,我就不回去吃了……

  那天,我领着秀秀走在马路上,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再后来秀秀说,爸爸,我饿了,我才想起来孩子还没吃饭呢,可是一摸身上才想起当时出来的急,我把钱包钥匙都忘在厂里了。于是又赶紧跑到她打牌的地方去找她拿钱,看到我们又去了,还没等我说话,她就急了。干什么你?还有完没完,不是跟你说了吗?

  今晚你带秀秀,是不是没我你们就不活了?这时秀秀接话说,妈妈,我饿了,可是爸爸没带钱,也没有咱家的钥匙……听秀秀这样一说,她牌也不打了,领着孩子就下了楼,我看着她领着秀秀进了肯德基,就一个人坐在便道上等她们娘俩……

  从肯德基出来以后,秀秀也累了,趴在我肩膀上睡着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她突然跟我提出了离婚,这也是她第一次和我提离婚,她说,咱俩还是算了吧,我不能再和你过下去了,再过下去我就要疯了。

  我说,你还想怎样?你想怎样我都会答应你,干吗要提离婚呢?她说,我不想怎样,只想和你离婚,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从那以后,离婚这两个字她就经常会挂在嘴边,动不动就提,到后来我都听腻了,她提她的,我干我的。那时我们的感情就已经很不好了。

  她瞧不上我,有时出去打牌,有时也喜欢去KTV唱歌。反正到了后来我也不知道她的朋友怎么会这么多,她说都是打牌认识的,我也就没再往别处想。再后来,她说在家呆着闷,想出去上班,我也同意了,那时她在朋友介绍的一个私人门市部里帮人卖货,每个月都能拿回一两千块钱,我问她人家怎么给你那么多钱,她就说是卖货的提成。

  我也没多想。赶上星期日,我们三口有时也一起带着孩子去买个衣服吃个饭,都是她领着秀秀在前面,我一个人跟在后面,她嫌我丢人,我知道,不过这么多年我都已经习惯了,让我一下子时髦起来,我还真不适应。

  有那么一段日子,也就是在秀秀刚上小学那几年,她好像忽然间脾气也好了,也不怎么和我提离婚了。只要她不闹了,我就觉得心里干劲十足的,觉得这日子特别有奔头儿。

  一转眼秀秀到了五年级,当时已经快过年了。

  有一天我快下中班的时候,突然接到孩子从邻居家打来的电话,孩子说,爸爸,我妈不见了。说完就哭了。当时我都蒙了,脑子里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骑着车子回到家,就发现孩子一个人一手拿着一张纸条,一手抱着她妈妈的衣服趴在枕头上哭,只见那纸条上写着——我走了,秀秀大了,已经能够照顾自己,考虑来考虑去,我还是要离开这个家,离开你,假如你真为我好,就不要管我,更不要找我,当我死了好了。我知道我对不起你,千错万错,怪只怪我们当初真的不该结婚。原谅我吧,好好带大秀秀,希望你今后能找个比我好的女人——

  —就这样,就这么几行字,我到她工作过的那个铺子去打听,人家说,这铺子两个月前就盘出去了,我才明白,她原来正是跟着开这铺子的老板走了。只有我像傻子一样蒙在谷里,还以为她已经回心转意,再也不会和我离婚了。也许,她正是知道我死也不会和她离婚,所以才迈出了这一步,哪怕从此再也见不到秀秀,她也心甘情愿。

  秀秀妈走了之后,当然最可怜的还要说是秀秀。她妈妈走了不到一个月,孩子就来了那个,而且是第一次,这些东西我哪懂啊,孩子在卫生间里喊我,我过去问她怎么了,她又突然地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上了,一个人躲在厕所里面偷偷地哭……然后,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我就听见孩子叫我说,爸爸……爸爸……

  我趴到门边上问孩子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哪不舒服?孩子就说了,您能帮我去超市买一样东西吗?我说行啊,是什么呀?孩子说,您给我找张纸,我给您写几个字您就知道了……你说,孩子遭的这叫什么罪啊,如果她妈妈在的话,如果,她那个妈妈不是只顾着自己,能多想一下孩子……孩子有多需要她,她知道吗?

  秀秀的小升初考试,考得也不好,只上了附近一所很一般的中学。说实话,到了这一步,我对这孩子也已经没有太多的要求了,孩子考不好,也不怪她,连大人都没心思,更何况孩子呢?秀秀就是不说,我也知道,她其实在心里有多想她妈妈。表面上,她只说她恨她,其实没有想,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呢?

  也许正是因为对秀秀有着太多太多的歉疚,再加上我工作又非常忙,经常是三班倒,有时还会上个连班,所以家里基本上都是秀秀一个人在。开始时我还不放心,为了这,我还给家里安了电话,又怕她闷,于是花钱给孩子买了一台电脑。

  让我想不到的是,最后这事情坏也就坏在了这电脑上,还有就是,秀秀有不少的零花钱。当然这还都是我后来知道的。有一次我发烧了,秀秀知道了,马上一个电话叫来了好多大小伙子,又是推车又是拿衣服的送我去医院,我就问秀秀,这些人都是谁啊?

  秀秀说,爸您就甭管了,反正都是我的朋友,有事情一个电话随叫随到。当时我还奇怪,你说秀秀一个小丫头上哪儿认识的这么多人呢?从那以后,我就比较注意秀秀的言行,也就慢慢地觉出了一些不对劲来。她平时来往的人里似乎很少有班里的同学,大部分都是社会上那些提早上班或者辍学的孩子,有的也是父母离异了,平时没人管什么的。

  我说她,她就回应我说,我妈不要我了,你也天天忙,难道让我整天一个人对着个空屋子吗?我说,你可以看书,可以学习,你可不能混啊。像这样的话,都不知道说了有几箩筐了,但这孩子根本听不进去。

  有一次还顶嘴,我算是明白我妈她为什么要离开你了,跟你在一起,还真是能把人逼疯,早晚的,我也得离开你,我也受不了你了!那天,我打了秀秀,那是我第一次打她。可是打完她之后,我坐在椅子上气得浑身哆嗦,她却哭着就跑走了。那一次,秀秀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我到学校去找她,她也不理我。

  有一天,她回来了,我说,孩子,爸爸错了,你千万不能学坏啊。秀秀说,爸爸,你倒是好人,可是你落得好结果了吗?我妈她倒是坏人,可是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儿快活呢?你老是要我做好人,你倒告诉我,这做好人到底有什么好?……秀秀的话,让我这活了半辈子的人无言以对。去年,秀秀中学毕业,勉强考上了一家职校,这时的她,和当初跑到我怀里喊“爸爸、爸爸”的那个秀秀,早已经是两个人了。


精选博客

 
最新心理书籍
最新心理视频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025-84293096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在线视频客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QQ群号 ①:16494228 ②:21757909 ③20413498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