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婚姻心理婚姻危机家庭关系离婚指导 | 婚姻安全 | 婚姻辅导婚姻物语 | 涉外婚姻

老年婚姻婚姻感悟家庭理财友情亲情婚姻理论婚姻头条 | 无性婚姻丁克家庭 | 不婚一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婚姻家庭 >> 婚姻安全 >> 家庭暴力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丈夫新婚后开始对我使用暴力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2-2-29

    29岁了,妈妈的好朋友王姨给我介绍了一个转业军人,就是何国军。王姨说他老家是武汉周边的一个小县城,家境优越,但他转业后想留在武汉,所以一定要找个武汉的女孩,“他家里的生意做得大,只要他能留在武汉,他们家马上掏钱出来买房,买车,家里就这个独儿子,你们要能结婚,以后带小孩,出钱,肯定都是他们家贴。”

  我本能地对这人反感,这不是利益婚姻吗?我帮他留在武汉,他给我婚姻和房子车子,这也太势利了吧。可我的父母不这样说,他们说,“婚姻本来就是互利互惠嘛,他这样把条件摆在面上,还是很实在的。见一见吧。”

  婚前婚后两重天

  初次见面,他给我的印象很好。身板挺直,肩宽体阔,身上有种非常男性的气质。他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这更为他的气质加了分。在武汉这么些年,我还是没有学会说武汉话,觉得武汉话说起来透着股狠劲,我不喜欢。

  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话很多,滔滔不绝,我甚至说到了令自己自卑的外貌,我说我长得丑,所以相亲一直都没有成。何国军认真地看了我一眼,说,“你不丑,那只是别的男人没有发现你美的一面。”一番话说得我心花怒放。

  我们就此确定了恋爱关系,那时他的调令还没下来,他的时间较为充裕,于是他基本上就留在了武汉,天天接送我上下班,在家给我做饭洗衣。在他身上,我体验到了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吃到男人为我做的饭菜,第一次有人在家里点亮一盏灯等我回家,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别说我们进展得太快,现代恋爱不都是这样吧?

  理所当然,我们的婚事就此提上了日程。不过,在结婚前我们就有个不愉快的小插曲,有天我回家时,发现他正在上网,我很自然地走过去,没想到,他飞快地关掉了页面,我非常奇怪,等他去洗碗时我把历史记录调出来一看,他居然登录的是我的邮箱。那是我的工作邮箱,里面有很多工作上的秘密,他怎么能看呢?我问他是不是看了我的邮件,他居然还撒谎说没有,被我逼问得没办法了才说他好奇,想看看我上班都在干些什么。我非常不高兴,当然,在准备婚礼的快乐和紧张中,这段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

  不到三个月我们就拿了证。何国军终于能留在武汉了。我们开始准备买房,他却突然要求我也出一半的钱,理由是房产证上要写我的名字所以我就得出钱。要说拿钱,我也没太大意见,可这事听着很别扭,我最讨厌别人欺骗我,这样出尔反尔,难道不是欺骗吗?并且,何国军想把他的父母一家都接到武汉来住,连当地的生意都不再做了。他说想把父母接来享清福,可我一想到我下完工地画完图纸回到家还要打起精神伺候两位老人我就有点烦。二人世界还没过上一天呢。为这,我们开始有了争吵。

  拿了证,何国军像换了个人。他天天早出晚归,说是在跑单位,谁也不知道他在外面搞些什么,他的转业费我是一个子儿都没见到,我要是在单位加班到深夜,他会给我打无数个电话催我回家,弄得我一点思路都没有了。

  最让我恼火的一点是,他喜欢翻看我的手机、邮箱、信件,偷听我打电话,甚至有时站在阳台上偷看我和同事说话。他第一次骂我,是我和他一起出去买菜碰到同事夫妇,我跟他们打了招呼,同事刚走,他就骂我,“你骚不骚啊,你跟谁眉来眼去的这是?”我被骂傻了,我说你是神经病吧,他在大街上就抽了我一耳光,“敢还嘴,老子打死你。”

  那天回去我哭了半天,打长途电话告诉爸妈我不想办婚礼了,爸妈急了,“哪有刚结婚就想离的!”被妈妈劝了又劝,我们的婚礼,还是在去年十一时办了。

  我对婚姻绝望了

  结了婚,何国军的大男子主义暴露无遗,他再也不肯给我做一餐饭,洗一件衣,说那都是该女人干的活,他可以一星期都不洗脚,带着满屋子的臭气往床上爬,说他,他一句话哽死人,“没那习惯!”我也才明白为什么他以前喜欢做饭给我吃了,因为那样——省钱!本来我也只穿些T恤和牛仔裤之类的衣服,跟他结婚以后,连牛仔裤都不用买了,“本来牛仔裤就结实,你先把以前的穿旧了再说吧。你打扮那么好看做什么?给哪个野男人看?”

  每天,他都翻看我的手机,我要下工地的几天里,他简直就像个手机狂,几十个电话疲劳轰炸,不管你在做什么,也不管你周围是什么环境,非要你接电话不可,接了电话就查岗,“你在做什么呢?你身边是谁?男的女的?男的?干什么的?……”简直要把人逼疯。

  和他大吵,解释,都没用,我说像我这丑的女人不会有人骚扰的,他冷冷一笑,“男人,白送上门的谁不要?!”

  有时一个设计搞完,同事们都会一起去吃点夜宵放松一下。我们在那里吃得欢,手机短信却响了,“你吃得蛮好吧,烤小鱼的滋味不错吧!”我以为他在附近,到处看却没人,过一会短信又来,“你不用到处看,你看不到我的!我要看你怎么好意思吃下去,你在这里快活,你老公一个人还孤零零的呢。”冷汗一下子冒出来了,真有种被人偷窥背上发凉的感觉。我再也吃不下去,只有赶紧回家。

  他那时的工作还没有彻底落实下来,他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拿来对付我了。我们天天吵架,只要我声音响点,他的耳光就劈头盖脸地打下来,无数次,我哭着说离婚,他却又抱着我,跟我道歉,说他不是有意的,他也控制不了自己什么什么的,说一次两次我还可以原谅,次数多了,我的心也慢慢冷了。

  离婚一再地被提起来,他惯用的就是三招,先道歉哀求,再用恶言侮辱,最后动手。动手的次数多了,脸上有伤,同事问起,这事情就成了公开的秘密。小张很同情我,总是开导我,没想到,在监视我的何国军看来,这个离我最近的男人就成了我的情人,更别提他偷看了我的日记以后,发现以前我们还有段朦胧的感情,他一口咬定小张是我的情人,冲到办公室二话不说当面就给了小张一拳,打断了小张的鼻梁骨,这一拳,也彻底打断了我对他,对婚姻所有的幻想。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走到今天这一步,短短的一年婚姻,不但让我伤痕累累,名誉扫地,更让我的心百孔千疮,我到底是哪一步走错了呢?
  
    当爱情成色不够,请用精算师一样的头脑来对待婚姻,你想奉献和牺牲,还要看看他是否值得你这样做呢。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