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员登录 用户名: 密  码: 登陆状态: 免费注册 
招生简章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婚姻家庭 >> 婚姻心理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真挚的情感让事业走得更远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09-9-12


  笔者有较多机会与赵启正见面,多次的闲中交流,成了非正式采访,积累起来倒知道了不少他的家底。

  赵启正家有三兄弟,感情深厚。

  他的父母亲都是大学物理学教授。大弟赵启大在大学工作,专业是激光,钟情于自己的教学和研究,是以实验室为家的人。二弟赵启光居美国20多年,现在任美国卡尔顿大学讲席教授、系主任。父母亲的影响和培养,使他们三兄弟从小就懂得,真诚和善良比才华更重要。这种教导影响着他们生活和事业的轨迹。

  笔者有一本赵启光先生赠送的名为《世路心程》的书,书中有他和大哥启正、二哥启大唱和的诗。其中,有赵家三兄弟的一帧合影,下面配有小诗,中有“吹笛裂石到天明”之句,道出他在美国对兄长的想念之情。他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幼时大哥让他坐在自行车横梁上带他去考试、去图书馆的情景。赵启正第一次发工资,便倾其所有,给弟弟买了一架他梦寐以求的手风琴。

  一个人的感情是立体的。由于家庭的熏陶,赵氏三兄弟集家国情感于一身。

  十年动乱中,父母随学校去了河北,两位哥哥一位去了湖北“五七干校”,一位去了辽宁参加一年大学毕业生军训,赵启光给大哥的信中写道:“几声长啸向苍穹,汉水黑山三千里,各奔西东”。十年动乱结束后,启光先生去美国留学前夕,又写下了“几声长啸飞春燕,腰间云涛天际横”的诗句。这虽是启正主任弟弟的言志诗,但也由此看出,男儿要怀“鸿鹄之志”的家庭教育的影响,恩惠久远。

  启正主任的父亲是一位大学教授,在近80岁时,走出课堂,办起大学企业,在启光先生的诗里,这样描述父亲:“帷幄运筹驾长风,舟头破浪晚潮生。八十宝刀犹未老,为君一战取龙城。”这说明他们敬佩自己的老父亲在改革开放年代,敢于变革的勇气和力量。

  而他们的母亲,自幼认定女子要力争与男子平等,在北京上中学和大学时一直名列前茅,还选择了那时女生很少去学的物理学。在中学时一直是校篮球队队员,上大学时还破了当时女子60米短跑的全国纪录。有意思的是,后来取消了女子60米短跑项目,他们的母亲就至今还是全国此项目的纪录保持者。

  有道是,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无论长多大,也还有童年。

  老母亲一直关心着启正的事业,她曾对儿子说:“讲话与看书不同,看书有疏漏可以再看一遍,而说话,必要时需重复,否则别人会没听明白,那就影响对你讲话的理解。”

  “那个年代家里还没有电视,吃饭时就是说话、谈天,你的观点如果没表达清楚,父亲会说,你再重新说一遍。”启正主任说。

  “如今父亲重病在床,已不能再与我交流了。要是往年父亲在电视上看到我的表现,定会指出我哪里有不足。而母亲已不幸于一年前去世了。”谈到这些他的语气凝重。

  “一位老人的去世,犹如一座图书馆的毁灭”。在他看来,母亲的离去带给自己的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说:“父母一生培养了许多学生,可谓是桃李满天下。但母亲晚年还是说过,她对社会的贡献没有达到她的理想。我回应说,您的三个儿子都有您的DNA,儿子的贡献也有您的贡献。好像妈妈听进去了!”说这话时,他眼中有泪光闪动。

  一个人如果感情真挚,经过他身边的人一定容易感受那份真实的情感。这情感放大到事业上,就会凝聚起人心,这一点笔者深有体会。

  记得那是启正主任即将从新闻办领导岗位卸任的时刻。

  2005年7月21日,全国外宣会议即将闭幕,启正主任向台下的外宣工作者进行了短暂的告别。他说:“在将来的岗位上,我的工作与外宣也有一定的联系,与各位外宣干部还会有沟通。只要有文化存在就有文化交流,只要有国家就会有外宣工作。”台下爆发出的掌声热烈而持久。(今天他在全国政协外事委员会主任的岗位上,真的并没有离外宣事业远去。)

  那天,时任中国驻日使馆新闻参赞的黄星原发言时,情感深厚地说:“每当我们的工作处在最困难的时期,总有一个资深外交家站在我们身旁,这就是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主任赵启正。”他的话音刚落,全场又是持续而热烈的掌声。那掌声是对赵启正为外宣事业付出的心血和情感以及贡献的肯定。

  回顾在新闻办任职七年半的时间,他提出外宣的任务是“向世界说明中国——说明中国的真实国情,说明她的社会进展,她的政策,她的困难和不足,以此回答世界对她的不解,也要反驳对她的攻击。”他阐释“正面报道为主”的内涵,是要考虑报道如何能达到对最广大人民最有利的效果。这样就解决了有时不易判断某件新闻本身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困难。

  那天会议结束后的晚宴上,笔者到他桌前敬酒,说:“启正主任,谢谢您,您的外宣立场、事业情感与传播技巧已像火种一样留给了我们。”他赶紧端着杯子热情地绕过桌子来到笔者面前。“大家可能格外看重您的沟通艺术,但其实您的国家立场和对事业的情感是排在技巧前面的,也是最打动人的。”听笔者这样说,他当即表示能被这样理解很是感谢。

  2005年,爱泼斯坦先生去世了。早在1944年,爱老作为外国记者赴延安采访,并且经过他改写的第一条英文新闻稿由新华社在延安向全世界播发。新中国成立后,他又用自己手中的笔忠实地记录着新中国的风雨历程,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民喜怒哀乐的情感。

  还是在那间大会客室里,午后的阳光照在启正主任身上,他翻开爱老撰写的自传体著作《见证中国》,那里面有他读书时划下的一行行笔迹。

  “在我生命的夕阳余晖里,有人也许会问:你对于自己选择的生活道路是否后悔?在历史为我设定的时空中,我觉得没有任何事情比我亲历并跻身于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更好和更有意义……”

  在爱老的最后一次生日会上,启正主任轻声吟诵着爱老的话,他仿佛进入了一种境界,他的内心世界与爱老交融着。

  那天谈话中,他说:“人们为什么这样问爱老‘对于自己选择的生活道路是否后悔?’因为爱老有选择舒适生活的机会。而爱老用一生经历从容而清晰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天他谈的是爱老,但笔者分明感到那也是启正主任对爱老崇高精神世界的响应,是他自己对这个美好世界的真诚回答。

  那篇采写稿落笔后,笔者有点犯思量,发现启正主任表达的内容很连贯,但问话似乎把语境切割了。于是,把问话部分抽出去,再看,感觉文章完整了。

  事情过去了,有一天到他的办公室,他对身边新闻办的一位局长讲述了成稿过程,他说:“作为主编能不计较个人名利,执意把自己的采访录,变成了被采访者的稿子,还是第一次遇到。”

  平心而论,那稿子真是启正主任谈话的原始记录,与他接触过的人一定了解他出口成章的本领。再说,能在杂志上发表他署名的文章这对我们是多大的支持!但他却在不同的场合表达了感谢。他不愿埋没普通记者的劳动。直到他的《向世界说明中国》出版时,他仍在里面注明稿子是根据采访而成,并写上笔者的名字。

  还有个镜头也很是难忘。2007年春天,他托人给《向世界说明中国》的责任编辑带去了一本他亲笔签名的书。这位资深编辑是原新世界出版社的社长,已退休。记得当时在楼门口,她打开刚拿到手里的书很是感动——只见扉页上,启正主任用银灰色的粗笔写着“没有您的心血,此书不会出版”。夕阳的照射下,银灰色的字迹更显得情意浓重。

  记得凤凰卫视《鲁豫有约》与原广州市市长黎子流做节目。黎子流说到,工作中有两类人,一类是工作合作得很好,工作结束了,人也就没关系了。另一类人是既把工作做了也成为了朋友。他说,他很珍惜后一类同事加朋友的关系。

  写到这里,想起启正主任说过的话:“爱泼斯坦老有许多朋友,中国的,外国的,他都是认真对待他们,以诚相见,数十年如一日。说到这里,我就想起有这样一种情形 ,有些人与人往来,‘见了面,握了手,吃了饭,换了片,断了线’。时间、精力、花费就白白付出去了,这对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人是一种怠慢,应当保持联系的渠道。表达中国要有渠道,渠道要积累,还得善待,才能畅通,这些方面爱老也是我们的榜样。”

  当然当代社会生活节奏很快,大家都在匆匆赶路。上面那段话对很多人来说都难以做到,但启正主任做到了,正因如此,他诚挚待人的品格才显得格外珍贵,他才能为事业发展团结起越来越多的人吧。

  如今大家在网上搜索,可以看到这样一张便笺:“六三毕业后,老来一相逢。握手疑初见,称名忆旧容。别来路程异,共恋同学情。明日分南北,六十再校庆。”时间落款2008年9月20日。当时启正主任在母校校庆50周年的日子匆匆赶回学校。同窗相见,分外亲切。他在一张便笺上即兴改写了(唐)李益的诗。这张写有小诗的纸条至今还被校友挂在网上,透着纯朴和亲切。

  笔者也保留着一张照片,是启正主任在灯光下与郁金香花的合影。那是2006年“两会”期间,编辑部送给全国政协委员赵启正的鲜花。尽管那时他离开了新闻办,尽管笔者与他相遇的机会已经很少,但这束金灿灿的郁金香盛开在过往的岁月中,那是对外传播媒体人对他的一份真挚感谢和美好的祝愿……

  赵启正答问录——《江边对话》

  基督徒说:“上帝就是光。如果您相信这一点,您就会成为一个最有权威向科学界解释‘上帝就是光’这个道理的人。”

  无神论者说:“我不能理解《创世纪》,比如关于光的说法,我认为光的产生是一种物理现象,并且相信上帝不会把事情规定得那么复杂,让光具有波粒二象性”。

  基督徒说:“一个无神论者,很多时候会很孤独……但如果一个人能够认识造物主,他就有了一个参照点,从那出发,去了解人的命运。然后又有了目标感,前进感……”

  无神论者说:“无神论者和有神论者同样有着灵魂和精神方面的强烈追求,这一点并不因为无神论者心中没有上帝而减弱。”

  第二次对话时,两人就哲学、真理、物质能量的转换等问题发生了你来我往的坚持,这时赵启正说:“实际上科学家和神学家各有一座山。他们必须友好相处,在两座山上互相打招呼。他们不应该距离越来越远,而应该越来越近,这需要对话”。

  赵启正答问录——对话田原总一郎

  田原:朝日新闻社和中国社会科学院做的民意调查显示,日本人喜欢中国的占38.6%,不喜欢的占22.8%,喜欢中国的比讨厌的多。1997年对中国做的民意调查显示,喜欢日本的占10%,讨厌的占34%。到了2002年,调查显示,喜欢日本的仍是10%,讨厌的占53%。一下增多了,为什么?

  赵启正:这个民意调查要看是什么时候做的,如果是在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后,或是教科书一类的事情发生之后做的,就对日本印象坏些,但这不表明那么讨厌日本人。一些政要去靖国神社参拜,或极少数日本人认为那场战争不是侵略,是从白种人手里解放亚洲人,这个时候做民意调查,效果会差一些。我希望下次调查情况能够改变。

  田原:现在日本觉得中国对日本构成了威胁,中国经济发展很快,日本的公司、工厂都迁到中国。假如今后中国经济迅速发展,而日本企业变得空洞化了,日本就会越来越不行,也会越来越不安。这到底该怎么办好呢?

  赵启正:这个担心我觉得有些过分。确实日本的许多工厂到中国来投资,但是否会引起日本企业空洞化我觉得需要分析。因为美国在中国的直接投资和日本差不多,但美国对空洞化的说法就比较少。中国现在大体上相当于日本70年代初期的水平,说中国是世界工厂,可能是贬义,也可能是褒义。但中国距离世界工厂确实还有很大距离。不要说GDP,就说工业产值,中国只占世界的5%。而日本占15%以上,美国占20%,但大家谁也没有害怕美国和日本。何况中国的生产大量使用日本的材料。虽说中国的空调机占世界产量的50%,电视占世界产量的1/3,洗衣机占1/4,但很多重要材料都是从日本进口的。中国出口越多,购买日本的产品也越多。

  赵启正答问录——2009年3月2日15时,在全国政协十一届二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

  中央电视台记者:我们最近非常关注有关法国拍卖中国兔首鼠首一事,今天上午有了最新进展,您认为政协应该发出怎样的声音?

  赵启正:关于你问的法国法院驳回了要求佳士得停止拍卖由圆明园盗窃的兽首这件事情,在国内影响很大,委员们也很关心。有的中国网友在网上问,“我们一向很崇敬法国文化,这次怎么了?法国文化生病了?是什么样的价值观?”

  我们知道,法国是一个文化悠久的国家,文化中核心价值就是价值观是什么样的。法国的价值观并不是由少数法国人来承载的,是由全体法国人来承载的,我想我们应该这样看问题。

  大作家雨果这样写过,有两个强盗走进了圆明园,一个叫英吉利,一个叫法兰西。我希望有一天法国解放并涤清了自己,会把这抢来的东西送还给中国。

  有一个现在还健在的法国作家叫贝尔纳·布里泽,他写了一本书叫《第二次鸦片战争:洗劫圆明园》,这本书有中译版,我记得2005年图书展览时是一本热门书。他说,圆明园的洗劫给中国人造成的心灵创伤就好像是如果1871年普法战争的时候,普鲁士的士兵把卢浮宫、凡尔赛宫,再加上国家图书馆一起摧毁,那么给法国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心灵创伤,这是一样的。这是这本书里写的。希拉克读了这本书,他说感谢这位作家。他说,我欣慰地看到,是由法国作家写清楚了这段历史。

  还有一个法国人,他叫波曼德·高美斯,他是欧洲保护中华艺术协会主席,他也提出来制止佳士得的拍卖。所以政协委员们跟我说,不能够把佳士得强行拍卖圆明园的兽首看成是这次事件的失败,它教育了世界人,包括法国人自己。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中华图库 更多靓图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心理图片调用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828 025-86663472 025-84293096
在线视频客服 点击进入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