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婚姻心理婚姻危机家庭关系离婚指导 | 婚姻安全 | 婚姻辅导婚姻物语 | 涉外婚姻

老年婚姻婚姻感悟家庭理财友情亲情婚姻理论婚姻头条 | 无性婚姻丁克家庭 | 不婚一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华心理教育网 >> 婚姻家庭 >> 婚姻心理 >> 婚姻心理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婚姻与摩尔斯电码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12
婚姻与摩尔斯电码
    戈特曼的实验室里,有一位名叫安伯·塔贝尔斯(AmberTabares)的研究生,她是一位训练有素的SPAFF代码编写员。我和她坐在比尔和苏珊待过的房间里,一起在监视屏上观看了这对夫妻交流的录像。首先发话的是比尔,他说他喜欢两人以前的狗,但就是对新养的狗提不起劲儿来。他的话语间并无愠怒和敌意,看来,他是发自内心地想要表达自己的感情。

    塔贝尔斯告诉我,如果听得仔细些,我们会发现比尔明显存着戒备之心。在SPAFF语言中,比尔使用的是交相指责(cross-complaining)和“是,不过”的招数(“yes-but”tactic),即先表面同意,然后再反悔。我们发现,在两人谈话的前66秒间,比尔有40秒都处于戒备状态,而当比尔发话时,苏珊很迅速地翻了几次白眼——这是蔑视的典型标志。接着,比尔谈到他对狗圈的不满,苏珊在回应时双眼紧闭,操着居高临下、指责训教的口吻。比尔说他不想在起居室里放圈栏,苏珊则说“我不想为这个起争执”,然后又翻了一次白眼——又一个蔑视的象征。“你看,”塔贝尔斯说,“又是蔑视。谈话才刚刚开始,我们就已经看到,男方几乎一直处在戒备状态,而女方已经翻了好几次白眼了。”

    在谈话进行中,两人都没有表现出过激的敌意。偶尔有微妙的情绪闪过时,塔贝尔斯便会暂停录像,向我指出来。有些夫妻在争吵时真的会大动干戈,但这两人却远远没有那么外露。比尔抱怨说,因为担心狗会在家里捣乱,两人总不得不早早回家,狗已然成了他们社交生活的绊脚石。苏珊否认了这一说法,争论道:“它就算啃东西,也只是在我们离开的前15分钟里啃。”比尔看似同意了,他轻轻点了点头说:“是啊,我知道。”然后又补充道:“我知道这可能不合情理,但我就是不想养狗。”

    塔贝尔斯指着录像说:“比尔先是说‘是啊,我知道’,但实际上是用了‘是,不过’那一招儿。虽然他对苏珊表示出认同,但接下来却说他不喜欢那只狗。他实际上是抱有戒心的。我一直在想,他人可真好啊,一直在委曲求全。但我后来明白了,他用的是‘是,不过’的手段,一不小心就把人给蒙蔽了。”

    比尔继续说道:“你得承认我已经改进了很多了。这周的我比上周、上上周都有所进步。”

    塔贝尔斯又发话了:“有一次研究新婚夫妻的录像的时候,我们发现在后来离婚的夫妻中,一方要求得到夸奖和认可,但另一方却不肯给予的情况时常发生。在相处融洽的夫妻二人中,一方会在听取对方的话后赞同地说:‘你是对的。’这一点很重要。人们在点头说‘嗯’或‘是’的时候,所表达的是支持和鼓励,但在整段录像中,苏珊却没有一次这样的表达,这一点是我们直到编码完毕时才发现的。”

    塔贝尔斯接着说道:“说来也奇怪,他们在进屋时,并没有让我们觉得两人关系有不和之处。拍摄完成后,工作人员让他们观看录像,他们觉得整段录像都非常滑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关系还是不错的。但是我也不能确定,他们当时才新婚不久,还处在甜蜜期呢。老实说,苏珊太过固执己见了。他们争执的表面原因好像是为了狗,但苏珊在两人矛盾中的寸步不让,才是真正的原因。从长计议,这种心态可能会对婚姻造成重创。我在想,他们能不能跨过七年之痒这道坎儿?两人之间的正面感情到底够不够?因为,看似正面的东西往往并非表象所示。”

    塔贝尔斯着眼的是夫妻关系的哪些因素呢?用专业的术语来解释,她所衡量的,是正面与负面的情绪各占多少比例。因为据戈特曼调查,一段婚姻若想延续,则婚姻中的积极情绪与消极情绪之比至少要达到5∶1。通俗来说,塔贝尔斯在短暂的录像中所寻找的,是比尔和苏珊婚姻的规律模式。因为戈特曼著作的中心论点就在于,所有婚姻都有其独特的模式,而我们可以从任何重要的交流互动中,发现这种婚姻基因的痕迹。戈特曼之所以会请夫妻讲述两人相遇的往事,也正是出于此故。因为他发现,当夫妻追忆两人恋爱过程中最有意义的时段时,他们的婚姻模式便会立即出现。

    “判断过程很容易,”戈特曼说,“我昨天刚看过一盘录像。女方说:‘我们是在周末滑雪时相遇的,他当时和他几个朋友在一起,我有点儿喜欢他。我们本来约好一起出去,但他喝多了,就直接回家睡觉去了,害我苦等了3个小时。我把他弄醒后告诉他,我不希望受到这种待遇,还说他不是个好人。然后他说:嗯,不过,我真是喝多了。’”初次见面时,两人的沟通方式就有很大的问题,而且很遗憾,这一模式充斥了两人恋爱的始终。戈特曼接着说:“作出分析其实并不太难。刚开始进行这些访谈实验的时候,我还想过,要是实验对象接受访谈时恰好心情很糟怎么办,但实际得出的预测结果还是准确得令人惊讶。而且,就算再追加一次访谈,你所观察到的模式还是一模一样的。”

    在摩尔斯电码中,有一种人称“笔迹”(fist)的东西。理解了笔迹的含义,我们就能通过类比来弄懂戈特曼所说的话了。摩尔斯电码由点和划组成,每种点与划都有其指定的长度,但却从未有人能不差毫厘地遵循这些长度。当电报员发送信号——尤其是在使用人称“平键”(straightkey)或“甲虫”(thebug)的老式手动机型时,每个人使用的字距、点划长度都有所不同,组合点划、字距的模式也因人而异。摩尔斯电码就像说话一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独特声音。

    “二战”期间,英军召集了几千名所谓的信号侦听员,其中绝大多数都是女性。这些人的任务,就是夜以继日地收听德军部队的广播。当然,德军在广播中使用的是电码,因此,至少在战争伊始的一段时间内,英军一直无法弄懂敌军在说什么。但这也无妨,因为没过多久,仅靠听取信号的节奏,英军就逐渐吃透了每个德军电报员的笔迹。通过这种方式,英军得到了与广播内容近乎同等重要的情报——即发送电码的人是谁。“如果你针对某些信号听一段时间,那么你就能慢慢辨别出,比如说,这一个小组由3或4名电报员组成,他们轮班工作,并且每人都各有特点,”英国军事历史学家奈杰尔·韦斯特(NigelWest)如是说道,“而且,信号中总会出现与正题无关的开场白,以及不符规定的对话内容。比如说,你今天好吗?女朋友怎么样了?慕尼黑的天气如何?然后,你便可以填写一张小卡片,记下所有诸如此类的讯息内容,不出多久,你就从一定程度上认识那位发信号的人了。”

    信号侦听员们给监听对象取了名字,对他们的笔迹和风格作出描述,并汇总成监听对象性格特征的详实资料。在辨认出信号发送者的身份后,侦听员便会对信号进行定位。如此一来,英方便获取到了更多的信息:即人物以及地点。韦斯特继续说道:“信号侦听员对德军无线电报员所发信号的特征了如指掌,简直可以在全欧洲范围内对他们进行‘如影随形’的跟踪了。”这对编组作战序列可谓至关重要。所谓作战序列,就是由敌军各部在根据地的活动和位置组成的示意图。因此,假如一名从属于某部的无线电报员先是从佛罗伦萨发送电波,而3周之后你又发现了这名电报员,但此时的他身在奥地利的林茨,那么你就可以推测出,他从属的部队已经从意大利北部转移到了东部前线地带。再比如,你知道某电报员从属于一个坦克修理大队,并且总在每天的12点钟发射信号,但一场大战过后,他在中午12点、下午4点以及晚上7点都发射了信号,那么你便可由此推出,他所属部队的活动变得频繁了。如果长官在危急关头问你:“你敢打包票LuftwaffeFliegerkorps(德军空军中队)现位于托布鲁克边境,而非意大利吗?”你就可以回答:“是的,因为那个人是奥斯卡,我们百分之百确定。”

    笔迹是在自然而然之间流露的,这一点至关重要。无线电报员们并没有费尽心机地让自己的信号独一无二。这种独一无二是无须刻意的,因为在使用摩尔斯电码时,电码发送者的一些性格特征会顺其自然地显现出来。另外,即使是从摩尔斯电码最小的组成单元中,我们也能捕捉到笔迹的影子。我们只需听取几个代码,便能够识别发信人的特征,此特征并不会随段落的不同而改变或消失,亦不会只在某个词句或短语中才有所显现。正因如此,英军的信号侦听员只需听取几段信号,便能肯定无疑地判断:“这个人是奥斯卡,由此可以推出,他的部队现在的确在托布鲁克边境。”每位电报员的笔迹是始终如一的。

    戈特曼的言下之意在于,两个人的关系中也存在着一种笔迹,即一种不经意间自动显现的明显特征。因此,人们可以很容易地读懂或破译婚姻的密码,因为无论是简单如敲出摩尔斯电码的小事,还是复杂如与人结为连理这样的大事,都有其可以识别且稳定如一的规律。与对摩尔斯电码电报员的定位追踪一样,预测离婚其实也是对规律的识别。

    戈特曼接着说:“人们在恋爱中会经历两种心态。我把第一种称为积极情绪优势状态,即正面感情占上风、烦躁情绪占下风的状态。这种心态就像减震器,配偶犯了错误,另一方会说:‘哎,他只是心情糟糕罢了。’而当恋爱双方处于消极情绪优势状态时,即使是一件不置褒贬的事情,也会被消极看待。在这种状态下,两人会对彼此作出难以挽救的判断。就算配偶做了积极的事情,也只不过是自私之人的善举罢了。这两种心态都很难改变,当一方尝试修复两人关系时,另一方是将此举看做亡羊补牢还是恶意摆布,要看夫妻二人处于哪种状态。好比我与太太谈话时,她说:‘你可不可以闭嘴听我说完啊?’在积极情绪优势状态下,我会说:‘对不起,你说吧。’我自然不会很开心,但我意识到我是在补救。而在消极情绪优势状态下,我则会说:‘滚蛋吧你,我的话也没说完呢。你真是个泼妇,跟你妈一个德性。’”

    戈特曼一边说,一边在纸上画了一幅图,酷似一张股市在一天内跌涨的图表。他解释说,自己所做的,就是记录下一对夫妻积极和消极情绪的起伏形势。他发现,推测图表中曲线的走势并不用费多少时间:“一些线趋于上升,一些则趋于下降,但一旦曲线开始朝消极情绪趋势下滑,那么便会有94%继续下滑的可能性。这表示,如果一段婚姻一开始的方向没有摆正,后来的补救也往往无济于事。我并不认为夫妻感情刚开头出现的问题是阶段性的,我觉得这预示着两人对整段婚姻的看法。”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华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华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