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婚姻心理婚姻危机家庭关系离婚指导 | 婚姻安全 | 婚姻辅导婚姻物语 | 涉外婚姻

老年婚姻婚姻感悟家庭理财友情亲情婚姻理论婚姻头条 | 无性婚姻丁克家庭 | 不婚一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婚姻家庭 >> 婚姻杂谈 >> 情感故事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爱如夏雨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网络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4-9

   ●倾诉人:扈言男●采访人:记者申丽洁
  妻的信任,还有大男孩对燕儿的信任,不仅阻止了我和燕儿的最后一步,而且阻断了我们
感情的路。
  第一次见她,是一个夏天,她给我留下的印象,不好,不坏,但与众不同。
  这是一个风景秀丽的小景区,一湖碧水波光粼粼,环湖绿树成荫。她一身宽松的韩服在我眼里是那么不协调。她与男士不在乎地开着玩笑,一瓶接一瓶地碰杯,豪放至极,让我这个一本正经惯了的人很不适应。
  “他脸红了,哈哈!”她闪着会说话的大眼睛,肆意取笑我,“现在会脸红的
男人可不多,当心我会爱上你。来,我们喝酒!”
  她拿起两瓶啤酒,潇洒地把瓶口一碰,递给我一瓶,然后仰脖畅饮。我戒酒多天了,可经不住大家的热情,也不想对一个小女子示弱,于是一饮而尽。
  她很漂亮,但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美人。多年来,我一直不能忘记一个瘦弱、修长、披着一头长发的女孩,那是我的初恋。初恋女孩的形象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定了格。我一直在有意无意地寻找这个影子。我点上烟,静静地审视着正在划拳的她。她不是这个影子,她太疯。她的与众不同让我不敢接受。
  大家都叫她燕儿。
  刚到办公室,手机就响了。“言吗?你在办公室?”一个欢快的声音飘过来,“知道我是谁吗?我们在湖边喝过酒,我是燕儿。我就在楼下,马上去找你。”
  挂了手机,还没回过神来,燕儿已经飞进了屋。她大方地伸出手,和我握手。看着活泼、玲珑的她,我倒有点拘谨了,不知所措。她怎么会找我?
  后来才明白,业务关系的联系人换成了燕儿。我对这种业务并不热心,十多年的机关生活让我学会了“弹钢琴”。
  而燕儿则不同,初生牛犊不怕虎,满腔的热情像一团火,把我烘烤得团团转。她是个进取心很强的人,工作一点也不愿落后。她敬业、无私、泼辣、有方法。她的敬业精神慢慢打动了我,她的活泼、热情慢慢感染了我。
  以后的一段日子,我和燕儿每天在一起,表面是为工作,内心里是想体验她带来的那种轻松和快乐。我们东奔西跑,南来北往,一边工作,一边疯玩,桃林杏园我们采摘果子,城边游园我们促膝长谈,歌厅K歌我们尽情嚎叫,河边酒摊我们纵情狂饮……
  随着业务成绩的不断提高,我对燕儿的看法也在改变。对,她就是一团火。让我心里已经死去的东西重新有了生命,把我曾经有过但已压抑多年的激情重新点燃,给自己从
心理到精神都注入了新鲜的气息。
  和她在一起交往,轻松、快乐。没有感情的游戏总是轻松愉快的。当然,我也有自己的原则,享乐有度,放纵有节,动什么也不能动感情。我是一个已婚男人,很在意自己的家庭。
  “言--”她故作温柔地叫着我名字的最后一个字,让我心动。我喜欢这种感觉,贤惠的妻不会给我这种感觉。
  “来,我给你算一卦。”她拿着一本路边买来的盗版周易,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你今年有
桃花运,会因此沉迷酒色。”
  我大笑:“自从认识你,我已经沉迷酒色了。”
  她忽然贴近我的耳边,轻声说:“我喜欢你!”
  “哈哈,我会当真的!”我狂笑不止。
  我戒酒相当不容易,但终归戒了,一直清醒地生活着。有时独醒的感觉并不好。自从认识燕儿,自从那一瓶啤酒进肚,我便又迷失了。
  夜幕降临,河里霓虹灯的倒影看起来像一串串晶莹的珍珠。河边三五成群纳凉的人的面孔在霓虹灯的照耀下,充满活力。这些盛开在城市夜晚的不同表情,仿佛蕴含着不为人知的故事,有种魅惑的神秘。
  随着一道耀眼的闪电,一个巨雷在头顶炸响,硕大的雨点紧跟着拍了下来。人们犹豫片刻,随即四处逃散。雨倾盆而下,整个世界霎时笼罩在白茫茫的水幕和雷雨的轰响之中。
  昏暗的灯光中,我和燕儿躲在河边地摊的帐篷下,一边欣赏着夏夜雨景,一边喝酒,都有些醉意。推开面前的酒杯,她把两只胳膊恣意地伸在桌上,把脸贴在胳膊上,仿佛一只倦了的小猫。长发瞬间披了一脸。“有时我觉得很累。我是不是更像个男人?”她以少有的温柔的眼光看着我,问。

  “你有种独特的女人味。”我注视着她,轻轻抚着她自然卷曲的长发。
  燕儿给我讲了很多。讲她的家庭,讲她的学生生活,讲她的
爱情,讲她的遭遇。她讲得那么柔情,那么平静。
  这是燕儿第一次在我面前讲她的故事,也是第一次在我面前流露出脆弱。我没有想到,平时那么坚强、乐观甚至有些野蛮的女孩,内心也有许多不如意,也有软弱的一面。
  我忽然有了一种拥抱她的欲望。猛地扔掉烟蒂,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我粗野地把她紧紧抱住。我感到她在发抖,我也在发抖。
  “你完了,我会缠上你的,言。”她喃语。
  又是一个响雷。燕儿的话让我一激灵。我住了手,点上一支烟。她不会是爱上我了吧?她不会真的缠上我吧?
  “别吸了,对身体不好。”她一句柔柔的充满关心的话,让我鼻子一酸。
  我们都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陡然而至的夏雨。
  回到家里,却坐卧不宁。曾经也有各种各样的姑娘对我或流露心迹或穷追不舍,我一直本能地拒绝。可是,今天是怎么了?和燕儿拥抱时,我在发抖?
  点上烟,想起燕儿的话,又掐了。拿起手机,放下,又拿起。我拨通了她的电话,随着手机音乐铃声的响起,我感到了自己心的跳动。当手机接通时,我脱口而出:“燕儿,我爱你!”
  感觉到燕儿并不意外,她好像就在等待着我的这个电话。我们在电话里轻诉缠绵,有时声音低得根本听不清,但每一句情话都如一股暖流,流进全身每一个细胞。
  我和燕儿昏天黑地地爱着。突如其来的爱情让我身上平静得快要死了的细胞全部鲜活跳跃起来,每天都在希冀和期待中度过,时间带给我的感觉不再像以前那样平稳、淡漠。燕儿像一个精灵,给我灰暗的天空布下亮丽炫目的一道彩虹。
  我无法抗拒来自燕儿身体散发出来的诱惑,但每次我们都没有走出最后一步。我的心都不是平静的,总是乱乱的,因为除了眼前的温情,还有一份
亲情挚爱在期待着我回家。
  在我眼里,燕儿的他是一个大男孩。大男孩是一个宽容大度的人。燕儿和大男孩是经过苦恋修成正果的。看得出来,燕儿很珍惜他们之间的感情。
  “每次和你见面后,我就觉得对不起他,辜负了他对我的信任,真的很内疚。我会更加关心、照顾他,才能稍微减轻我内心的痛苦。”燕儿心情很矛盾。
  我理解燕儿,也深有同感。
  又想起妻。那是一段让人刻骨铭心的日子。初恋姑娘离我而去,慈爱的父亲撒手人寰。心灰意冷、心力交瘁的我独自到城里闯荡,身无分文,住在不足6平方米的蜗居,有时一天只吃一顿饭。
  1994年春节的那场雪非常大,天地到处是一片冰冷和荒凉。我独自坐着,羡慕地看着人们放假回家,而我却不能。回家坐汽车最便宜,可我翻遍所有的衣袋,都没能找够一张车票钱。我站在大街上,任雪花融化,流进嘴里,涩涩的,带着苦味。正落魄时,有人把妻介绍给我。妻是一个城市女孩,她稳重大方,少言寡语,很有主见。她没有嫌我穷,平静地和我相处,平静地对待我的“无情”,平静地对人说“我相信他”。这种信任,让我
结婚了。这种信任,一直伴随着我的婚姻,让我在婚后认可并接受了妻。妻给了我极大的空间,她从不接听我的电话,从不看我的信息,从不过问我的业余生活,从不问我为什么夜不归宿。她只是默默地做着她认为应该做的事,不叫苦,不叫屈。我和妻相敬如宾,十多年竟然没有红过一次脸。
  妻的信任,还有大男孩对燕儿的信任,不仅阻止了我和燕儿的最后一步,而且阻断了我们感情的路。
  爱一个人很苦,爱一个根本不属于自己的人更苦。明知道这样下去毫无结果,但却不能停止爱她。这个世上最大的冒险大不了一死,可感情的冒险,却会让
人生不如死。我和燕儿都在挣扎,在矛盾中挣扎,在痛苦中挣扎,在爱的旋涡里挣扎。
  燕儿在QQ上给我留言:“我很痛苦,很内疚,不得不减少和你的见面,不得不减少对你的情不自禁。”

  每天和燕儿见面已经成为我的一种习惯,我无法想象,如果没有燕儿,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我想回归到从前的平静,可已经不再可能。我给燕儿回复,本想求她别这样做,想倾诉相思之苦,却打出了一行让自己都吃惊的字:“我理解你,我还是退却吧。”
  按过发送键,我泪流满面。
  这就是我的虚伪吗?为什么会言不由衷?是勇敢还是胆怯?是伟大还是懦弱?我不能回答自己。
  我常常喝醉。男人醉时最脆弱。醉眼中,燕儿会来我身边关心我,安慰我。醒来才明白,燕儿已经飞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忘记一个人也许并不困难,关键是无法忘记自己曾经付出的真挚
情感
  又见到燕儿时,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多了一些成熟和矜持,更像个
淑女了,再也看不到她以前的狂放、潇洒,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柔情蜜意,再也不会对我轻声低语。她表现出超乎寻常的理智和宁静,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又下雨了。我站在雨中,如做梦一般。爱来得突然,去得突然,仿佛这夏天的雨。
  经过雨的洗礼,天空格外明亮,空气格外清新,树叶被洗刷得分外青翠,道路也变得更加清晰、宽阔了。
  雨过天晴,太阳还是如此灿烂。
  记者手记
  行走在道德边缘的情感注定不被祝福,所以,我必须批判,透过它美的外衣,揭露并鞭挞它不美的本质。对待情感和文字,有一种角度叫宽容,但总是有读者愤怒地质问:“你想告诉人啥?这个故事说明了啥?”
  OK,我来回答——本文的中心思想是:通过一段亲身经历的婚外恋,讲述了一个没有结果的
感情故事,说明了已婚人士玩感情游戏是不可取的,阐明了围城中的人要珍惜自己的婚姻和爱人的道理。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