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婚姻心理婚姻危机家庭关系离婚指导 | 婚姻安全 | 婚姻辅导婚姻物语 | 涉外婚姻

老年婚姻婚姻感悟家庭理财友情亲情婚姻理论婚姻头条 | 无性婚姻丁克家庭 | 不婚一族

您现在的位置: 中崋心理教育网 >> 婚姻家庭 >> 另类婚姻 >> 不婚族 >> 文章正文
文章 书籍视频 图片

不婚族的妈妈:上海妻子选择了湖南丈夫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转载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1-12-6

倾诉人:露儿

     年龄:33岁

     职业:自由职业者

     倾诉地点:绿野心理沙龙现场

     “每当回忆母亲的一生,我都觉得憋屈。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那么辛苦地操劳了一辈子,没有得到爱与感激,只有忽略和冷落,直到她死去。”露儿说:“所以,我绝不重复她的人生,我要只为自己活着,把每一分钱、每一分钟都花在自己身上。”这个33岁露儿,自称是不婚族。她不停恋爱,却不想结婚,她说要像风一样自由,不在任何一个地方停留。

     有妈的孩子是根草

     别人说,没妈的孩子像根草,我的外祖父是一名国民党军官,1949年,长官见大势已去,率部起义了。于是外祖父也摇身变成共产党干部,随后转业回上海,准备和自己的妻妾过平淡的日子。

     我母亲就是姨太太的孩子,是这个家庭的第一个孩子。

     第一个孩子,本是在全家人的企盼下出生的,备受疼爱。可母亲,却像一个寄养在这个家庭中的孤儿。小小婴儿在摇篮中饿得哇哇大哭,姨太太把头埋在枕头下,不耐烦地喊:“张妈,快点,这小孽障吵得人心烦,把奶粉冲好了,赶紧堵住她的嘴,把她抱远点。”

     母亲在外婆漫不经心地照料下渐渐长大,小时候听到的最多的话就是:“一边去,听话,自己玩,别吵大人。”最初的时候,还有佣人张妈照料,但解放后,张妈也解放走了。3岁多的母亲只能自己照顾自己了。因为外婆要打牌、抽大烟、打扮、逛街……

     小老婆对孩子的冷落,外祖父恍若不觉,也许他认为照顾孩子是女人的事吧。但外祖父自己也没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父爱,母亲不曾有被外祖父抱过的记忆。

     倒是大妈,态度渐渐有了变化。有一回,看到母亲站在墙角瑟瑟发抖,脚底一摊水。大妈走过去,摸摸母亲的小棉裤,尿得湿淋淋。母亲仰起脸,含着眼泪,怯怯地叫:“大妈。”听着隔壁传来的麻将声,大妈叹口气,咕哝了句:“管生不管养,真做得出。囡囡,跟大妈走,大妈帮你换。”

     这以后,母亲就黏着大妈。虽然是情敌的女儿,但母亲乖巧可爱,大妈也喜欢她。大妈是苏州富家小姐,从小受到了很好的教育,知书达理、温和端庄。出嫁后的她贤惠持家、隐忍大度。母亲从这样一位非常优秀的传统女性那儿得到了母爱,也得到了教导,这段经历影响了母亲一生。

     好景不长,解放后婚姻制度改革,外公必须在妻妾之间作出选择。虽然姨太太是舞女出身,个性娇蛮,又抽大烟又喝酒又好赌。但外公还是选择了姨太太。就这样,母亲6岁时,那个家中唯一关爱她的人,离开了。

     姨太太转正,地位升高了。可外婆并没有多大改变,该吃该喝该玩的事一点也不落下。于是家务活落到了才6岁的母亲身上。母亲作为长姐,用稚嫩的双肩把3个弟妹带大,她是这个家庭的功臣。

     心总是偏的

     1968年,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开始了。

     母亲那时20岁,大姨那时16岁。两个适龄的孩子中,总要去一个。

     那天晚上,母亲把菜端上桌,又倒好酒递给外婆。外婆手夹着烟,慢腾腾吸一口,吐出烟圈,淡淡对母亲说:“明天,你到街道去报名吧。”母亲伸在半空中的手抖了抖,酒杯太沉了,母亲把酒杯放在桌上。转身走到厨房,她还要给弟妹们盛饭。揭开锅盖,白烟袅袅,眼泪一滴一滴落进锅里。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这一幕真的降临时,母亲还是很难过。

     在成长的过程中,母亲慢慢发现了外婆的偏心,偏心得没有理由。

     最开始的时候,母亲以为是自己长得丑,所以爸妈不喜欢。因为外婆总是说:“这脸大得像个饼,比脸盆还大,丑死了,也不知像谁,哪像我们家的人。”是啊,外公、阿姨和舅舅都是尖尖的瓜子脸,连外婆的脸也很小巧,只有母亲是一张鹅蛋脸。不过,看母亲年轻时的照片,饱满的鹅蛋脸、修长的眉毛、圆圆的杏仁眼,如莲花一般的少女,怎是丑小鸭?外人的赞美,镜中的形象,母亲渐渐明白,不是因为她丑,外婆才不喜欢她;而是因为外婆不喜欢她,所以才觉得她丑。

     影响自己终生的事情,外婆没有商量,没有解释,更没有歉意,只有理所当然。“明天,你到街道去报名吧。”这么平平淡淡又理直气壮地讲出来,哪怕说一句:“弟妹们还小,还是你去吧。”母亲都可以找到一点安慰。那天,母亲的眼泪流了一夜……

     后来,自己报名,收拾行李,上火车。临出门,母亲叫外婆:“妈,我走了。”外婆抬头望她一眼,仿佛记起了自己身为人母的角色,问道:“东西带齐了?”

     “嗯。”

     外婆又问:“你是到湖南哪个地方插队?”

     “益阳。”

     “哦”,外婆沉默了一下,最后说:“到了写信回来。”

     在母亲的记忆中,这是外婆对她说出的唯一一句温暖的话。

     像所有上海知青一样,母亲艰难地适应着插队生活。那时一封封的家信,一份份包裹,连着知青和家乡繁华都市,虽然在动荡的政治风雨中飘摇,但亲情的线始终不断。可母亲从没接到过一个包裹,没有来自上海的奶糖、罐头、衣服,甚至连家信也稀少。即使有,也只看到外婆在信中抱怨家中日子过得紧巴。而母亲往信封中装进五元或十元钱寄回去,那是要强的她,像男人一样干活挣的,又一点点从牙缝里省下的。

     1975年,在益阳农村生活了七年后,在被遗忘的绝望中,母亲最后通过招工,到了株洲。那时她已经27岁了,当时叫大龄青年。没有多少可以挑选的余地,她嫁给了我的父亲,一个木讷老实的工人。上海,她回不去了。

     上海妻子和湖南丈夫

     “你大外婆说,巧妻常伴拙夫眠。原来我想不明白,现在我想明白了,这都是命。”在临终的日子,母亲曾这样叹息着。

     家境贫寒,母亲却持家有道。变短的小蓝裙子加上粉色碎花棉布做成的荷叶边又可以穿了,就像新衣服一样;裤子上的破洞不见了,取而代之绣上了可爱的小花猫;阳台上种着油绿的白菜,一角关着只下蛋的鸡……这是母亲创造的奇迹。

     唯一奢侈的是,像很多上海女人一样,母亲爱文学爱跳舞。母亲读书时写的作文经常被老师当范文在班上念,如果不是要带弟妹,她还进了学校的舞蹈队。跳舞是母亲的天赋,也是她从外婆身上遗传到的唯一东西。而爸爸最大的爱好是下班后坐在河边钓鱼,他在除了课本和毛主席语录外就没有一本书的家庭中长大,很朴实地觉得妈妈买书是乱花钱,跳交谊舞是费体力。除了孩子、物价和邻居,他们两人常常相对无言。

     母亲爱干净爱精致爱漂亮,1986年我们分到了两室一厅的房子,母亲精打细算地装修。那时,大家都是用红油漆来涂地板,母亲却买来黄绿两色油漆,自己画出直线格子,一格明黄一格深绿,母亲细细涂刷着,让家里变得像春天般明媚。

     然而,在这样的家里,爸爸很不自在,他和这个精美的家是如此的不相称。他坐在河边的日子越来越多。

     对于爸爸的感受我是理解的,因为,妈妈在我们的小家中复制她的上海生活。我和爸爸始终不能理解母亲对上海的留恋。妈妈会不停地跟我们描述上海,回忆上海。而在我们看来,上海一点也不好。可妈妈坚持每年回一趟上海,那股劲头,我想如果我和爸爸不跟着回去,她会把我们打包带过去。虽然人在株洲,她一直努力维持着她和上海的联系,做她的上海人。所以她一直很孤独。

     一切不可重来

     时光流逝,先是外婆突发重病了,上海那边一反往日的冷淡,急急地打电话过来。我看到妈妈一边在千里之外指挥着阿姨舅舅如何抢救照顾病人,一边急忙赶赴上海。

     妈妈到达时,外婆已深度昏迷,妈妈吃住在医院照顾着外婆。阿姨舅舅当然要上班,不能常来,只能抽空来看望。半个月后的夜里,妈妈醒来,发觉病床上有微微响声,外婆的身体在抽搐,接着,心电监护屏幕上出现一条直线。外婆就这么走了。

     再后来,外公重病,她火速赶回上海服侍外公,整整3个月,仍是她在医院端茶倒水,接屎接尿。外公弥留之际,盯着妈妈,用微弱的声音说:“以后,这边的事你就不要管了,过好你自己的日子就行了。”

     外公去世后5年,妈妈得了子宫癌,历经手术化疗之苦,2年后,仍没好转,弥留之际,她留下遗嘱:“将骨灰安葬上海,放在……”妈妈突然不再说下去,叹口气后才接着说:“不管什么地方,只要是上海就行吧。”

     月前,小姨出差途经湖南,而年岁渐长的我越来越喜欢追忆母亲。我代替母亲问出当年她不曾问的问题:“为什么爷爷奶奶不喜欢她?”当事人都已去世,真相才浮出水面。原来,外婆是怀着身孕嫁给外公的,欢场混乱,外婆也说不清这是谁留下的孽债。

     母亲已远,自然听不到这答案,而我,耿耿于怀,为母亲被亏欠的人生。

     总有一种情感让你泪流满面,亲情,爱情,友情,感恩之情,手足之情……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栏目精选

    火热专题 更多专题

    全国客服①
    全国客服②
    全国客服③
    教学教务
    合作加盟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最新文化精华
     

    热点文章

    频道精选

    关于我们 | 媒体报道 | 联系方式 | 免责声明 | 合作加盟 | 招聘信息 | 投诉建议 | 友情链接 | 广告刊例
    学校地址:南京市白下区常府街85号新大都广场写字楼乙幢27楼A座 客户服务 电话: 025-84293096
    中崋心理教育网 心理咨询师官方QQ群 ① 53314688 ②78630619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6-2008 中崋心理教育网(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苏ICP证06011946号